【解读大班章】章家三队篇
来源: | 作者:ryctea | 发布时间: 2014-12-27 | 5720 次浏览 | 分享到:



茶寨名:
章家三队


名称来源:“章家”系傣语地名,“章”即会,“家”,即阳台。“章家”意为“会造阳台”。章家的寨内居民,从前曾为本地统治者服劳役,专造阳台,故名。

所属村委会:布朗山乡章家村委会

民族:布朗族

语言:西双版纳布朗语,部分通傣语,大多习汉文

文字:布朗族无本民族文字,靠世代相传的口承文化追溯祖先的历史

海拔:1100米左右

常住人口:130户,680口人

茶树面积:小树3000余亩

云南只有两个季节——旱季和雨季。从每年的11月雨季结束开始,到来年3月,温暖而潮湿的中亚热带季风浩浩荡荡地经过缅甸吹向布朗山茶区,遇到布朗山的一道海拔1100米左右的“屏障”而化作雨水降落下来,滋润茶山、催发茶树,使得每年春茶季这里的茶树在布朗山总是最早萌发。这道海拔1100米左右的茶山上居住着一个布朗族村寨,名叫章家三队。

濮人后裔,布朗村寨

章家三队寨,是从布朗山章家老寨分出的寨子,地处布朗山乡边界的热带丛林之中,南邻缅甸,这里世代居住着布朗族。布朗族,是远古濮人的后裔,是澜沧江流域的原住民族。古濮人,是世界上最早发现野生茶叶并加以利用的民族,也是世界上最早驯化、栽培和种植茶的云南少数民族,有“古老茶农”之称。

千百年来,布朗族一直保留着种茶、饮茶的传统习俗,他们每迁徙到一个地方,一般都会在那里种下茶树,开始新的生活。因此,有布朗族寨子或曾经有过布朗族寨子的地方,其附近几乎都有古茶树。例如布朗山大班章茶区的老曼峨、曼新竜等布朗族寨子,广泛分布的古茶树都是濮人先辈遗留下来的宝贵财富,而老班章、新班章、卫东寨等爱伲人村寨的古茶树,也多数为曾经居住在这里的布朗族先人种下。


在过去,布朗山的爱伲人村寨也曾属于布朗族管理,例如班章区域内的茶树均为布朗族先民栽种,租借给后来到此的哈尼族的爱伲人,过去每逢过节,老班章的爱伲人都会杀猪宰牛,送去给布朗族人以作租赁之资。

布朗族是个历史悠久的民族,与西双版纳的大多数少数民族一样,也笃信南传上座部佛教,布朗族寨中几乎都有佛寺,其佛寺建筑受缅甸泰国等地的佛教建筑影响很大。布朗族没有自己的文字,靠世代相传的口承文化追溯祖先的历史,以傣文为通用文字,现在大多都习汉文、讲汉话。布朗族与茶的渊源很深,吃酸茶和饮用土罐烤茶、青竹茶等饮茶习俗一直延续至今。布朗族的酸茶,与傣族的青竹茶、哈尼族的土锅茶和拉祜族的土罐茶一样,代表了本民族最主要的食茶、饮茶的方式。

布朗山当地的村民有个习惯,当一个寨子的人口慢慢增多,达到一定的数量,土地不够分时,就要分出一部分的人群迁徙到其他地方去开荒种地,成为一个新的寨子。如老曼峨分出了新曼峨,曼新竜老寨分出的曼新竜新寨,广别老寨分出的广别新寨等,而章家三队,就是几十年前,从布朗山章家老寨分出的寨子。

以生态茶园而闻名的“小班章”

章家三队,让人乍一听还以为是某个农场的生产队,其实它是布朗山与缅甸交接的一个布朗族村寨,在普洱茶圈内,章家三队有“小班章”的美誉。



章家三队,村民以茶叶收入为主要的经济来源,附带种植些香冬瓜、红辣椒之类的作物补贴家用。章家三队村民所种植的茶叶属于高山生态茶园模式,就是以许多人都不愿提及的台地茶为主,还有一些四十年左右的小树茶。

一提台地茶,许多茶友马上联想到“农药,化肥,催芽剂,草甘膦”之类的化工产品,立马退避三舍了。其实云南虽然有着丰富的古茶树资源,但相比数量庞大的台地茶,古茶树终究是稀有资源。专家介绍,在中国境内,严格意义上的生态有机古茶园不过3%而已,其余九成多均为台地茶。

在现代化的茶园管理模式之下,茶园经营者都会严格控制农药、化肥的使用量,上市前也会有一道道的抽检审核。按体验者的说法:喝了农残超标的茶叶,口腔和喉部的感觉是叮、麻、刺、挂,嗓子发干,难以下咽,胃部出现不适,严重的还会皮肤过敏。所以,台地茶并不能直接和农残超标的茶叶划等号,如果台地茶都是农残超标,那么现在普洱市场上的大多数茶品都无法饮用了。

随着古树普洱茶市场的持续发热,一直有茶友认为,生态茶园茶就是劣质茶的象征,古树茶的品质会一定优于台地茶、小树茶,这也是不全面的,比如章家三队却是个“异类”——章家三队的茶叶仿佛有种神奇的魔力,每年总能招徕众多茶商、茶客纷至沓来,抢购一空。业内公认,布朗山章家三队寨栽培的台地茶香气突出、茶质厚重、滋味饱满,后期陈化空间也不错,比很多地方的古树茶都胜过不少。

云南普洱茶,其品质与产地关系密切,包括土壤、地形、海拔、气候、光照等因素在内的“地利”,对于普洱茶的品质有着决定性的影响。章家三队的台地茶之所以茶质出众,同样也是与其所种植的生态环境分不开的。

章家三队,几十年前自章家老寨迁出。两个村寨都居住着布朗族,相距22公里的路程,中间就隔着一座2012年建立的勐海润元昌茶厂。章家三队的地势恰恰和地势低缓章家老寨相反,寨子是建在海拔1100多米的山顶上。如若前往章家三队,路途中很远你就能清楚地看到寨子中的庙宇,金碧辉煌的南传上座部佛教建筑,很是显眼。


勐海布朗山,终年云雾缭绕,章家三队寨所在的茶山也不例外,而到了中午,海拔1100米的山脊上,一片片茶园苍翠叠伏,没有压抑的参天古木,只有蔚蓝的天空和充足的日照。每年11月到来年3月,温暖而潮湿的中亚热带季风浩浩荡荡地经过缅甸吹向布朗山,遇到章家三队的这道“屏障”,常常化作雨水降落下来,滋润茶山、催发茶树,使得每年春茶季这里的茶树最先萌发。由此,满足了优质茶叶所需要的高山云雾、日照够长、雨水充足等条件,所以说章家三队的茶属于典型的高山云雾生态茶。

另一方面,章家三队寨出名的不仅仅是有40年历史的大叶种台地茶栽培,更为云南普洱茶界共同认可的是章家三队的茶叶制作技术。章家三队的布朗族村民,从鲜叶的采摘就相当严谨,在杀青、揉捻制作毛茶时均能从父辈的传统手艺中吸取精华,所制作的毛茶“条索紧实,光泽油亮”。有些比较讲究的茶农,制作好的毛茶还要经历一个选料的环节,剔拣杂物、分筛茶碎,最后呈现出章家三队“叶黑芽白”的上等成品毛茶。可以说,是适宜的生态环境和精湛的制茶技术,造就了章家三队茶叶优异的茶质和“小班章”的美誉。


对于普洱茶来说,布朗山老班章是一个神话,以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原生态的自然环境,造就了其“茶气强劲、浓酽霸气”的独特口感,有普洱“王者”之称。的确,就茶气的霸道猛烈而言,老班章确实算得上普洱茶中的翘楚。然而普洱茶之美,是可以横看成岭侧成峰的,既可以尝其浓烈,赞其劲道,也可以赏其温润,品其绵长。

章家三队的茶,贯有“小班章”之称。这个称号可以被理解为两层意思:其一是章家三队的茶确实不如老班章;其二是尽管不如,但这个茶又非常不错并且与老班章风格上有类似之处。评审分析,章家三队的茶在茶气上虽不如老班章那样刚猛悠长,却也自有一份张弛有度的韵味。

老班章茶苦涩易化、均衡度高,闷泡许久会使得苦味更浓烈,但不会感觉到涩味太重,这样就不会给人的口腔造成紧缩感,可以尽情体味苦尽甘来、荡气清神的美妙感觉。章家三队的茶,闷泡起来同样是“苦大稠深”,茶气也很足,汤质饱满,回甘迅猛,但是有些微的涩感,如同走在一片茂密幽深的森林中,耳边时闻飒飒叶落,这种感觉会稍稍延迟我们对甘韵的回应。所以,如果说老班章茶是一段热烈奔放的华彩,那么章家三队则是一阙饱满深款的和声。

2000年以来,小产区概念渐热,勐海最优质的普洱茶核心产区“大班章茶区”被推向台前,章家三队的茶价也随之水涨船高。2012年,广东茶商在大班章茶区建设了布朗山的第一家精制茶厂——勐海润元昌茶厂,茶厂就毗邻章家三队寨子。

润元昌茶厂和章家三队寨子里的许多村民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每年春茶季,村民们都会把优质毛茶就近送到茶厂里去,以图省事,农作物丰收了,也会送些香冬瓜、辣椒去茶厂给外来的客人品尝。自从茶价上涨,村民们有了稳定的收入,也不再有人外出打工,大都留在寨子里侍弄茶树、农田。茶山和茶厂、茶农和茶商,就这样在绵亘浩淼的布朗古茶山相互依存,和谐共处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