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大班章】广别寨篇
来源: | 作者:ryctea | 发布时间: 2014-12-27 | 3641 次浏览 | 分享到:



茶寨名:广别寨


包含:广别老寨和广别新寨


寨名释义:“广别”,傣译“松林山下的寨子”,爱伲人译为“搬家出来睡觉的地方”


名称来源:广别老寨和广别新寨两个寨子的茶地连在一起,并未分开,所以在这里我们就放到一起讨论,统称“广别寨”。


所属村委会:勐混镇曼蚌村委会


民族:哈尼族支系爱伲人


语言:通用哈尼语,老一辈人部分通傣语,现在年轻人大多习汉文


文字:哈尼族历史上并没有本民族文字,1957年,采用拉丁字母形式,以哈雅方言的哈尼次方言为基础方言,以绿春县大寨哈尼语的语音作为标准音,创立了一套哈尼族文字方案。


海拔:平均1600米


常住人口:广别老寨,87户,378人;广别新寨,96户,387人。


茶树数量:由于广别古茶园的地形关系,无法具体丈量古茶园面积,只有人力计数古茶树棵数,2014年春润元昌统计广别老寨大树有2000棵左右,乔木有1800亩,广别新寨大树有3500棵左右,乔木1500亩。大树茶,树龄多在百年以上,乔木四五十年居多。


在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勐混镇,有着著名的勐海六大茶山之一——贺开古茶山。贺开山属怒江山脉南延余脉,总面积约150平方公里,东接帕沙古茶山,南接布朗山,北连南糯古茶山,有贺开、曼蚌两个村委会,海拨在1400米—1800米之间。据2013年11月份最新数据统计,贺开原生态古茶园有16122.73亩,古茶树2330609棵,是西双版纳州乃至地球上连片面积最大、密度最高、迄今保存效好的古茶园。

贺开古茶山的古茶园主要分布在贺开村委会和曼蚌村委会的曼迈、曼囡、曼弄老寨、曼弄新寨、班盆老寨、广别老寨、广别新寨七个村寨,其中就以广别寨的古茶园最令世人关注。

别通(标突)家族的“广别之恋”

广别寨最初只有一个大家族组成,当地手册宣传为“标突家族”,近些年通常被译为“别通家族”。

现年71岁的广别老人左标,是别通家族迁入广别的第五代玄孙。据左标介绍,其祖辈属“别通阿谷”(别通,家族名;阿谷,家族),公元九世纪到十一世纪,别通家族所在的这一哈尼族支系族群从墨江迁到西双版纳的大勐龙,后经“波罗”(今南盆老寨)迁至格朗和。



1848年别通家族这一支系的爱伲人率先动身迁往广别老寨所在地,四年之后(1852年)后续大部队才开始大规模迁徙,迁到新、老班章一带。当时别通家族有七兄弟,分别迁入帕真(水河老寨)、帕沙、老班章、新班章和广别这五个寨子。七兄弟中有三兄弟迁入老班章,其中一个兄弟叫“歇支”;剩余四兄弟分别迁入新班章、帕真、帕沙和广别。迁入新班章的叫“纽别”,迁入广别的叫纽色(七兄弟的老大)。据广别寨的文献记载,纽色迁到广别时,广别就已经有了大片大片的古茶树了,亦为布朗先民古濮人所种。

由于老班章、新班章、卫东、广别这几个寨子的爱伲人源出同宗,大多沾亲带故,几个寨子的居民来来往往的搬来迁去,就这样断断续续的零星迁徙持续了百十年,直到2004年广别老寨和广别新寨的居民才算基本稳定下来。现在的广别的居民还是以别通家族居多,多姓李,其他也有后来迁入的姓杨、姓黄的居民。

“广别”,傣族译为“松林山下的寨子”,爱伲人译为“搬家出来睡觉的地方”。因为有不少广别寨的住户是从老班章、新班章迁过来的,过去班章人要想去勐混镇赶集全靠走路,一来一回就是两三天,来回都要在广别的亲戚家住宿一晚,所以广别就成了班章爱伲人“搬家出来睡觉的地方”。



广别寨属于贺开古茶山,老寨海拔1600米以上,新寨稍低一点,两寨平均海拔约1600米。广别寨生态环境保持得非常好,也是大班章茶区古茶资源比较丰富的寨子之一。

广别寨子周边比较著名的古茶片区有:米松各脚(松树山,位于广别寨子的西边,“各脚”指“山”)、丫山妈各脚(老祖宗留下的山,位于寨子南边)、米集各脚(树木茂密的山,位于寨子东南)、拉咚各脚(跳上石头会发出“咚咚”声响的山,位于寨子北边)、巴麦各脚(傣族巴麦寨附近的山,位于寨子北边)。在这些大大小小的山林之中,有20片左右的古茶园,四万余棵古茶树。对这一切,散布在大班章茶区各个爱伲村寨的别通家族的子子孙孙了如指掌。对于养育他们的这片土地,别通家族和所有的广别寨村民一样,有着刻骨铭心的“广别之恋”。

哈尼族的支系——爱伲人与茶的渊源


广别老寨和广别新寨都是哈尼族村寨,寨子的古茶资源相当丰富,平均树龄百年以上的古茶树有5500棵左右,加上四五十年的乔木茶面积可达5000余亩。广别寨虽被官方定义为哈尼族村寨,但村民却更喜欢自称爱伲人。广别寨的爱伲人和老班章、新班章一脉相承,部分是于1848年从老班章那一支系的爱伲人族群中搬到现在的娜达姆水库旁,距今166年。广别新寨是1970年从娜达姆水库旁搬到现在的山脚下,而最近的一次搬迁是2004年——广别老寨从娜达姆水库旁搬到现在的半山腰。这些只是寨子人口的搬迁,而广别的古茶园却一直都在那,不增不减。



哈尼族,中国少数民族之一,是中国的一个古老的民族,哈尼族主要分布在滇南地区,包括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普洱市和玉溪市。哈尼族起源于古羌人,汉代时居于川西南和滇北,公元七、八世纪时期主要聚居在红河中游的两岸地区,从九世纪到十一世纪,哈尼族中的一部分逐渐向南迁徙,经元江、墨江、江城进入西双版纳。现今西双版纳境内的爱伲人,其实就是迁徙过来的哈尼族的自称,可以算作哈尼族的一个支系。

西双版纳爱伲人是世界上最先种植茶叶的民族之一,栽培和利用茶叶的历史已有千年,仅稍晚于布朗族的祖先“古濮人”。除了巨大的经济价值和显著的生态效应外,爱伲人种茶、饮茶还有更深的文化渊源,至今,西双版纳州的爱伲人已形成了一整套从开辟茶园、选育茶种、栽培茶苗、管理茶园、采摘揉制、食茶饮茶,直至以茶祭祀等系统的茶叶体系。


大班章茶区的老班章、新班章、卫东、广别老寨、广别新寨等几个寨子都是爱伲人聚居地,村民日常讲哈尼语,老一辈人部分也通傣语,年轻人大多都会讲汉语。一个民族的民俗,是最能反应其文化内涵的,大班章茶区的爱伲人至今仍保留着许多传统的习俗,而这些民俗活动中,最不能缺少的就是茶,这也是爱伲人创造的文化中最令着迷的部分。长久以来,他们以茶当药、做祭祀的祭品和食用的菜肴;同时茶叶也是爱伲人婚丧嫁娶必不可少之物;在西双版纳爱伲人的土锅茶,与傣族的青竹茶、布朗族的酸茶和拉祜族的土罐茶一样,代表了本民族最主要的食茶、饮茶的方式;到现在,茶叶更是成为了爱伲人的主要经济来源。可以说,爱伲人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从来都离不开茶叶,茶与人同在,茶与神相通。


广别古茶园的“风水”


广别古茶园所在茶山属于贺开古茶区,处于布朗山北坡,坐南向北,一改“坐北朝南”的传统,形成了自身独具一格的“风水”特色。


发源于班盆老寨的南开河在穿越一片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后,一路欢歌,奔流西北,将最原始最生态的清澈溪水注入娜达姆水库,又从娜达姆水库流出,经南开河中下游,直奔流沙河。此流沙河并非《西游记》中沙僧盘踞的“流沙河”,而是西双版纳州西部的一条主要河流,河上游的两条支流,左支源于班敢山,右支发源于布朗山,流经勐遮坝子、勐混坝子,最后穿越勐海坝子进入景洪后汇入澜沧江,可以说整个勐海茶区的古茶树、古茶树都时时刻刻享受着流沙河的润泽和滋养。

傣族同胞说南开河的“南开”是“可以卖钱”的意思,南开河就是一条“可以卖钱的河流”,这点到了现在更是名副其实了。而爱伲同胞的理解“南开”是“位居中间”的意思,南开河两边还有很多小支流,南开河只是“居中”的一条河流。流经广别古茶园的南开河有两条支流,一条叫“马过老坎”,发源于新班章和老班章之间的切批各脚,另一条叫南卡河,发源于班章村委会的万亩茶山附近。这三条河流汇入南开河主流之后,从广别古茶园流过。南开河就好比一条流动的纽带,将贺开古茶区的广别寨、班盆老寨和布朗山的老班章、新班章联系起来,由于班盆、广别的茶都带有明显的“布朗味”,有茶人直接把班盆茶和广别茶归入布朗山茶体系。由于班盆和广别不管从人文历史还是茶叶风格都与班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我们也将班盆老寨和广别寨跨茶山归为“大班章茶区”。


广别寨地理位置上处于贺开古茶区的偏远群山中,过去这里的爱伲同胞生活相当原始,也十分艰苦。2004年以前茶叶还卖不上什么价钱,加上交通不便,设备落后,广别村民甚至得不到温饱。2004年至2005年,政府把广别老寨设为“易地扶贫迁移计划”的试点村寨之一,从娜达姆水库旁的旧址迁到两公里远的新址,在新政策的支持下,这个爱伲寨发生了很大变化,水泥路修起来了,交通一便利,村民的生活也得到了很大改善。随后几年大班章茶区的茶叶价格翻着番儿往上涨,广别寨的村民生活也越来越好。2013年以后,广别寨村民除了种植少量甘庶外,茶叶成了当地人的最大的收入来源。


自从十年前(2004年)广别老寨从娜达姆水库旁搬迁到半山腰的新址之后,现在广别老寨的旧址已经没有村民居住的房屋了,只有垂垂危矣的竹篱和供路人乘凉歇脚的茅草小庵,以及石块叠砌的屋基,而令人为之精神一震的却是不远的山上还保留着一大片树龄平均几百年的古茶园。2013年底,古树普洱茶品牌润元昌依托建立在布朗山的润元昌茶厂,在广别老寨的旧址上建造了一家初制所,2014年春茶季便投入使用,专职收购和加工广别古树春茶。


以“妖”闻名的广别古树茶


勐海产好茶,布朗山大班章茶区更是勐海普洱茶最优质、最核心的产区,但是几年前与布朗山背靠背的广别寨却一直默默无名,被淹没在“群星闪耀”的布朗山茶系之中。

2006年以来,渐渐随着小产区普洱茶概念的兴起,老班章俨然已成为了一个茶友、茶商的“朝圣地”,第一次到勐海的茶人,无论如何都会到老班章走一趟,方便的话也会买点毛茶回去。不过有些或许是觉得老班章太贵,有时或许是因为抢不到手,大家就转到周边的新班章、老曼峨、坝卡囡等与老班章风格类似的地方,买点回去,这个阶段,人们渐渐发现了口感风格与班章茶系风格类似却又各有所长的广别古树茶。这些与老班章风格类似、距离相近的寨子,所组成的一个茶区被人称作“大班章茶区”。


随着“大班章茶区”的声名鹊起,已经有先知先觉的普洱茶品牌在大班章茶区开设初制所,收料做茶,直到2012年,由润元昌在布朗山建设了大班章茶区的第一家精制茶厂。2013年末润元昌茶厂又在广别老寨旧址建造了一家初制所,2014年春茶季便投入使用。

大班章茶区因“小产区精品普洱茶的概念”的火热而连带闻名于世之后,广别寨也因其茶所具有的“妖性”而为广大茶友所知,甚至被一些茶友推崇备至,奉若神明。虽说广别古茶园属于贺开古茶山,但茶叶特质更偏向布朗山系班章风格,茶友称之为“妖茶”,指的是其口感与众(大班章茶区的其他寨子)不同、滋味富于变化。大班章茶区的寨子所产茶叶布朗系特征明显,表现为“浓酽霸气”的风格,口感普遍偏重,而广别寨的茶叶口感则偏甜。

打个比方说,在一堆肌肉结实的壮汉中间突然出现了一个身材窈窕、娉婷生姿、顾盼生情的美女,无疑会让人眼前一亮,顿觉有违常理,不可思议。而且广别老寨的茶并非让人惊艳的那一类,而是属典雅高贵一类,如南糯茶似“小家碧玉”清丽可人一般,属于气质型茶品,滋味甘醇,气韵馨逸,很是耐人寻味。


此外,广别寨之“妖”,可能还与其特殊的香气有关,以润元昌茶厂所收的2014年广别老寨大树春茶为例,茶汤香气相当浓郁,空杯挂香,也显蜜香,与大班章茶区其它寨子的布朗风格并没有太大区别,但是当你端起盖碗闻这个茶的叶底时,其香的独特性就很突显了,那确实是带有一点荒山野岭之“妖气”的,但只可意会,难以言传。

有很多茶友的品味很细微很传神,可以将广别寨之茶水路特有的细腻变化区分得非常明晰,令人无限神往。实际上,广别寨之水路富于细致变化是与其稳定性和耐泡程度紧密相关的,以润元昌所收的广别大树毛茶为例,其水路确实也很细腻,但其间的微妙变化真的需要静下心来仔细品味。总结来说,广别的大树茶确实能喝得出老班章韵,想来如果市面上大部分的消费者拿到的老班章能跟这个差不多也算不错了。

上一篇: 社会化营销
下一篇: 精彩茶博会